两会“私房照”

01-_BH24524aw-2

上一篇《两会手机影像:权力空间》盘点的是今年两会期间用手机拍的一部分照片,这一篇则是盘点用相机拍的照片。在广场、政协委员驻地和人民大会堂,经常能看到以及身处其间的就是题图的这种状态,基本团结紧张严肃活泼。也有一个人去找寻和发现,憋着劲儿出“大片儿”的时候,于是有了下面图片中的一部分。当然都不是“大片儿”。

谈照片前,先晒一下两会期间用过的摄影器材。这些装备不是每天都会带着,但最紧张的时候基本带了八成,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还是挺年轻挺干劲十足的!

XGLX0983as

机身:Canon 1DX, 1DC

镜头:Canon EF 16-35mm/f2.8 II, 24-70mm/f2.8, 70-200mm/f2.8 II, 300mm/f2.8, 400mm/f2.8 II, 24mm/f3.5移轴镜头, 1.4X增距镜

闪光灯:Canon Speedlite 580EX II, 600EX-RT, 3200K左右色温的滤色片2片

独脚架:Gitzo G1564L MK2

镜头袋:newswear三件套

附件:Canon WFT-E6C无线模块,SanDisk Extreme Pro 16GB CF卡2张,SanDisk Extreme 8GB CF卡2张

电子产品:品胜5000ma充电宝,TP-LINK TL-TR761双模3G路由器(中国联通/中国电信),中国联通3G极速上网卡,iPhone 4s,三洋eneloop 2500ma充电电池3组,Kingston USB 3.0多功能读卡器1个,数据线2条(iPhone、MicroUSB),Lenovo X230笔记本电脑

采访期间,Canon WFT-E6C无线模块帮了大忙,稍后我会专门谈谈它与相机和手机配合抢发图片的情况。

还是继续说照片吧。这些都是没有被发表过的,因此称之为“私房照”。无他,赚眼球尔,嘿嘿!根据分工,这次我的主战场有3个:天安门广场、政协委员驻地和人民大会堂,偶发跑一下新闻发布会。在广场上,基本就是拍拍委员、代表抵达,以及一些“无关痛痒”的“小品”。

02-_BH25279aw-2

人大开幕会,解放军代表队入场。

03-_BH29575aw-2

人大开幕会,上海人大代表、著名主持人曹可凡入场。

04-_BH10172aw-2

政协闭幕会,大师进场前给了我们灿烂的回眸一笑,两边的保安妹纸表情惨淡了点。

05-_BH25762aw-2

政协委员全体会结束,乘大巴车离开。

06-_BH10026aw-2

停在大会堂旁边的救护车。

07-_BH20037a2w-2

停在大会堂边的大巴车上的服务员。

08-_BH10541aw-2

克强总理记者招待会。这是一张挺让编辑捉急的照片吧。

09-_BH10078a2w-2

在北京会议中心,一名政协委员坐在窗边听其他委员小组发言。

10-_BH16282a2w-2

铁道大厦,政协委员江泽慧接受记者采访。她是谁,请自行google。

11-_BH10633aw-2

国际饭店,委员参加完小组讨论后陆续离场。

12-_BH17592aw-2

第二次政协全体会,俞主席入场。这是唯一一次站在大会堂二层北区拍照时拍的,400mm镜头追随,挺虚。

13-_BH19591aw-2

大会堂主席台边负责开关布帘的妹纸的手,好用力。

14-_BH17424aw-2

大会开始前布置会场,妹纸可能有点累了,偶尔出个神。

15-_BH10172-2aw-2

俞敏洪委员大会期间临时出来一下,布帘被夹子扣住,所以只能钻了。

16-_BH29479aw-2

大会结束后,留在桌子上的文件。

两会期间,和同事聊得比较多的是如何拍一些“有意思”的照片。所谓“有意思”,是一些以前没怎么被拍过,或者被拍过但拍得不好。但实际操练下来,发现真得很难。看看外媒的图片,也差不多还是安保人员、女服务员、领导人、委员、代表这几样。记者和编辑都陷入视觉疲劳,但还得疲着,数年如一日,因为谁都无法预测,下一次按下快门前会遇到什么。

两会手机影像:权力空间

11-IMG_2645w

入行十年,今年第一次上两会,说起来都会让别人匪夷所思。除了完成规定动作外,在那个场子里的摄影人都在想着法儿拍点与别人有点不一样的照片。于是,可以看到各种奇葩和鸡飞狗跳。我利用几次出入人民大会堂的机会,用手机拍摄了一些图片,说不上满意,只是一种尝试。

使用手机这种工具和媒介,有几层考虑:

1)便捷。在扛着长枪短炮有时还得带个梯子的状态下,掏出手机是耗费体力最少,也是最不容易引起别人关注的一种方式。

2)效果。Hipstamatic和Instagram现在已经基本是摄影记者的标配App了吧,它们是值得信赖的,也是可以带来惊喜的。

3)解构。这是提高逼格的一种说法。在人民大会堂那样一种氛围和空间中,我能想到的唯一词汇就是“权力”。那是一个体现着公共性和僵硬的空间存在。而手机是带着私密性和随意特点的工具,并具备能即时传播的媒介特性,与所拍对象形成了内在的反差。所拍图片的效果稍显粗糙,不够精确,带着与光芒万丈的精致完全迥异的质感,这是外在的反差。个人觉得这些反差是可以为这组图片带来一点点底色的。不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能给我用来仔细寻找、拍摄的时间确实太少了,所以图片本身采集得不够多,也就挑选出下面这些,算是两会初哥的一点点记忆吧。

02-IMG_2501a3w

在办公室里看开幕式电视直播的大会堂工作人员。

03-IMG_3053w

“课间休息”的政协委员。

04-IMG_3039w 开会时,这对帘子是用夹子扣住的。

05-IMG_2683w

男保安,开会期间的大部分时间,他就这么或坐或站。我很好奇,他在执行任务时会想点啥呢?

06-IMG_2548aw

女记者。也许疲倦了吧,其实大部分时间,我们都是亢奋而疲倦的。

07-IMG_2648w

隔离带。顺着它,也走不到迷宫的终点。

08-IMG_3033w

等待参会人员出来的车辆和司机。

09-IMG_2631w

在一个角落打电话的政协委员。

10-IMG_2643w

女服务员,在用微信和朋友聊着天。

11-IMG_2645w

被踩秃了的地毯。

非洲行(4):张望着结束

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,无论坐在车里还是走在街上,举起相机抓拍平凡的生活场景,我都会多少有些紧张。也许是当地人太过排斥被观看、被拍摄,导致我作为一个观看者,内心总会心虚犯着嘀咕——这样的观看合适吗?我看到的是自然的状态吗?但也许,这种有点剑拔弩张的状态正是我与这个城市关系的真实写照。外来者的短时间视觉探寻,终究是隔靴搔痒式的,无法窥其核心。

记忆中的雅温得是个嘈乱的城市,所见之处是坑坑洼洼的狭窄道路和上面不停喷着油烟的破车。有一种活色生香之感,但似乎又辨识不出其根基,像夜空中绽开的烟花,绚丽纷繁有余,烟雾散去又没了踪迹。大概只有满街弥漫的油烟味才是我对这个城市最为切实的记忆。印象中,那里的人似乎都住在各式各样低矮的平房里,街上的生意人似乎总是处于等待的状态,小本生意,每天能管饱即可,并无大的野心,或者说无暇去做这样的思考。平常和当地人交往,作为”白人“,施舍与赠予在他们看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,接受得坦然,却可能不会带着感恩的心思。远处半山上是各大公司和国家部门领导的私人别墅,豪华程度让人觉得这不是在非洲,而几十米开外就是泥泞的小路和错落于路边的破旧小屋。……种种碎片式的认识,让我觉得这个城市的日常生活似乎很有活力,但缺乏发展的动力。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个国家乃至整个非洲的缩影。

01)一名刚刚完婚的新娘回到带着礼物回到雅温得郊区的村里(8月21日摄)。

02)在雅温得街头,一些工人在工作间隙休息(8月18日摄)。

03)这是8月21日在雅温得一座教堂外拍摄的代售的圣像画。

04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,居民在车边闲聊(8月16日摄)。

05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的发廊里,一名居民在制作发型(8月16日摄)。

06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,一名孕妇坐在凳子上做家务(8月17日摄)。

07)两名合作生意的商贩在雅温得街头的简易电话亭里等待顾客(8月18日摄)。

08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,一名居民在看买来的牙膏(8月16日摄)。

09)这是8月20日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居民家中拍摄的客厅一角。

10)孩子们在雅温得街头一处足球场外翻墙看比赛(8月20日摄)。

11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,居民在路边房檐下避雨(8月22日摄)。

12)这是8月20日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拍摄的民居小院。

13)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,一名妇女在路边打电话(8月23日摄)。

14)两名小观众在雅温得一处足球场边观看球员训练(8月25日摄)。

15)一名市民在雅温得市中心街头站着(8月19日摄)。

16)两名市民在雅温得一家小餐厅里等着侍者为他们上午餐(8月22日摄)。

17)在雅温得一处农贸市场,小贩拎着鸡等待顾客(8月23日摄)。

18)居民在夕阳下走在通往雅温得一处棚户区的小道上(8月23日摄)。

延伸阅读:

《非洲行(1):“焦虑之旅”开始》

《非洲行(2):Live in the shadow of HIV》

《非洲行(3):足球梦》

非洲行(3):足球梦

在完成《Live in the shadow of HIV》选题后,有“粮”在手,心中不太愁了,焦虑也慢慢褪去。我整理了到达雅温得以来拍摄的有关足球的照片,渐渐开始觉得这个有关足球的故事是可以成立的了。我想通过足球去折射当地百姓的生活方式和文化、经济状况、梦想与现实的冲突等等话题。

01:在雅温得一条路边的空地上,一群孩子在踢足球。在这里,任何一处空地都有可能成为人们享受足球带来快乐的场所(8月19日摄)。

02:在雅温得棚户区一栋烂尾楼旁的小块空地上,一群孩子在踢足球。在雅温得,任何一处空地都有可能成为人们享受足球带来快乐的场所(8月27日摄)。

03:一名出售生活用品的小贩在雅温得一处正规红土球场边驻足,欣赏两支女子足球队的比赛(8月17日摄)。

04:在雅温得一座监狱外的球场边,人们坐在简陋的看台上等待比赛开始,头顶花生的小贩穿过球场,到处招揽生意(8月27日摄)。

05:一名男孩在雅温得一处球场边的草丛中捡球(8月26日摄)。

06:雅温得一处球场边散落着人们喝完袋装水后丢弃的塑料包装袋(8月25日摄)。

07:在一场训练赛中,一名踢球者走过石头摆成的球门(8月21日摄)。

08:一名女孩坐在雅温得一处球场外,看着男孩们在远处踢球(8月26日摄)。

09:年轻人在雅温得一处正规红土球场上冒雨踢球,守门员观察着场上的形势。无论雨天炎天,都无法阻挡这里的青少年踢球的热情(8月22日摄)。

10:在雅温得一家足球训练中心SCHALOM的学员宿舍拍摄的挂在窗边的守门员用的手套。周六是雅温得的比赛日,城里会四处上演多场比赛,这座训练中心的学员也会参加不同的比赛。空荡荡的宿舍静谧而安宁(8月27日摄)。

11: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边的简易小吃吧,几名青少年坐着聊天。足球是这里人们在社交场合开始交谈的最好话题之一(8月26日摄)。

12: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的巷口,几名少年在夕阳下踢球(8月23日摄)。

13:在雅温得一处简易球场边,一名少年穿着印有LV标记的布鞋做训练前的准备。不论布鞋还是拖鞋,在这里的青少年脚下都是可以用来进球的“球鞋”(8月25日摄)。

14: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的小路上,两名少年穿着拖鞋踢球。不论布鞋还是拖鞋,在这里的青少年脚下都是可以用来进球的“球鞋”(8月25日摄)。

15:在雅温得一处棚户区的球场边,一名小球员穿戴整齐,准备参加比赛。为了在上场前不把球衣弄脏,他特意套上了一件自制的外罩。这里的青少年将比赛看做是生活中的大事,哪怕是上场几分钟都要穿戴正式的“行头”。好看的球衣和球鞋平时被他们小心收藏起来,只有比赛时才拿出来用(8月27日摄)。

16:在雅温得一家足球训练中心SCHALOM的学员宿舍,一名学员的床头柜上摆放着自己的证件照片和球星的明信片。那些已经成名的球星是这里年轻人的生活目标(8月27日摄)。

17:在雅温得一处球场边拍摄的废弃的球衣(8月27日摄)。

18:在雅温得一家足球训练中心SCHALOM的学员宿舍,学院们的球衣被晾晒在草地上,一只小羊在一边吃草(8月17日摄)。

19:在雅温得一处简易球场,一名青年冒着烈日练球(8月21日摄)。

20:在雅温得一处球场,一只足球被踢向傍晚的空中(8月25日摄)。

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,无论是大路边的红土足球场里,还是棚户区的空地上,到处可见青少年挥汗如雨踢球的场景。对于喀麦隆人来说,足球明星是和总统一样受欢迎的人。成为一名球星,意味着拥有丰厚的金钱和较高的社会地位,以及对其家庭乃至整个家族生活的彻底改变。因此,踢球是这里的青少年、尤其是贫困家庭里的孩子生活中的头等大事,因为足球背后是他们获得成功和改变生活的梦想。在众多球星之中,埃托奥无疑是他们的终极目标。

现年30岁的喀麦隆足球运动员埃托奥(Samuel Eto’o)是非洲足球史上最为耀眼的球星之一,也是当今国际足坛薪水最高的球员,曾帮助喀麦隆队赢得2000年奥运冠军和两次非洲杯冠军,还帮助巴塞罗那队和国际米兰队多次赢得欧冠联赛和国内联赛冠军。

雅温得一家足球训练中心SCHALOM的教练Mama Lazare说:“现在的喀麦隆青少年都以埃托奥为偶像。我要帮助他们踢下去,踢得好,达到他们偶像的水平,最终获得成功。”(完)

延伸阅读:

《非洲行(1):“焦虑之旅”开始》

《非洲行(2):Live in the shadow of HIV》

《非洲行(4):张望着结束》